储能机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储能机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曲子中国经济增长如何走出入凯恩斯主义深坑

发布时间:2021-01-21 14:21:12 阅读: 来源:储能机厂家

曲子:中国经济增长如何走出入凯恩斯主义深坑?

凯恩斯主义的创造者凯恩斯曾说过:挖个坑再请人填上就可以刺激经济。但在原文中,凯恩斯还这样阐述其挖坑经济学:挖坑后还需要埋些钱,再雇人挖出来取出钱来用。  目前,中国的经济增长已彻底掉入凯恩斯主义深挖的坑里了。2008年美国引发的金融危机爆发之后,一些救市的做法实际上就演绎了一把凯恩斯主义挖坑经济学。这点,越来越得到国内许多学者和企业家的共识。  地方政府深挖了一些怎样的中国式“GDP深坑”呢?  这里,笔者选取几个经典案例做说明。  第一个案例。据外媒报道,近日,在山东青岛修建了一座全世界最长的跨海大桥,全长达42.5公里,这个距离足够横跨整个英吉利海峡且有富余。但一年前通车后的结果显示,设计为日通车量3万辆次的大桥实际每日仅有不到1万辆次汽车通过。  第二个案例。早在金融危机之前的2008年7月份,全国媒体都报道了这样的消息:根据《2007年民航机场生产统计公报》显示,中国境内机场148个,而支线机场90%以上亏损。2008年初出台《全国民用机场布局规划》显示,仅“十一五”期间要新增45个机场,建设资金1400亿,到2020年新增97个,需要资金4500亿。而今年7月21日《21世纪经济报道》上的一篇新闻中说,“机场亏损在于量不够”。民航局负责人表示,今年下半年机场建设项目批复确实在加快,目前已经有十几、二十几个的批复。  第三个案例,表现在新兴产业 (多晶硅)的建设中。早在2009年6月底,公开相关报告显示,中国已有19家企业的多晶硅项目投产,另有10多家企业在建,总规划产能预计到2010年将超过10万吨,这是全球总需求量的两倍以上。目前的结果却是,多晶硅的国际价格从400多美元/公斤滑落到近20多美元/公斤,国内大量多晶硅厂家停产。更为严重的是,今年4月份,有媒体曝出德国最大的光伏企业q-cells向当地法院递交了破产申请;与此相关的江西赛维 LDK光伏近日又曝出地方政府“财政兜底债务”的消息,省财政替这家私营企业归还5亿到期信托 ,被媒体和官员称作“赌博”。这个案例仅是光伏产业目前的一个缩影。  以上是三个颇具代表性的案例。在房地产方面,问题更为突出。其中最为典型的是,中国摩天大楼指数与“劳伦斯魔咒”正上演着全球最大的一次博弈。  在中国,以上这些只是多年来重复建设、产能全面过剩的冰山一角。中国被世界称作“世界工厂”,也被称作“世界大工地”。  现在可以确定的是,凯恩斯主义挖坑经济学在中国所挖的坑里,埋的不是钱,而是炸弹。这些炸弹有多大破坏力,现在还不能确定。  这个被世界不少国家政府所采用的凯恩斯主义,核心在于其“有效需求不足”理论。简单地说,就是为政府干预经济提供了理论依据:需求不足、市场失灵,解决办法是政府直接介入市场进行投资,人为增加需求(挖坑),让经济从萧条中走出来。  我们用什么办法来对抗凯恩斯主义在中国上演挖坑经济学呢?  2008年,美国爆发次贷危机并引发全球金融危机,似乎给我们找到了一个办法:那就是马克思的《资本论》。  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之后,那些老牌的西方资本主义国家重新反思金融和经济危机的实质后,马克思的《资本论》再度被热议。一时间,马克思的《资本论》在西方国家一度脱销。2008年,欧洲图书市场上《资本论》的销量是10年前的100倍。据说,甚至连法国总统萨科齐也读起了《资本论》。在日本,一本《青年们,读马克思吧》,销量居然突破30万本之多。  我们先回顾一下,马克思与凯恩斯及其主义有什么关联?他们之间最早的关联,是在1883年。那一年,马克思去世,凯恩斯出生。他们活着时,一个是资本主义的诅咒着、批判者;另一个是资本主义的维护者和修补者。他们去世后,其思想和主义之争一直持续了100多年,但最终以凯恩斯主义大获成功暂告一个段落。  而在忠实信仰马克思主义的中国,《资本论》却似乎早已被丢弃了。此轮危机也并未引发多大“响动”。  让我们重新审视一下马克思关于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实质的经典论述: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实质,是生产相对过剩。原来,经济危机不是凯恩斯所说的总需求不足,而是生产相对于购买力或者说真实需求已经过多。  马克思还做过这样的经典描述:“随着产品交换发展到以货币为媒介的商品交换,此时,1、商品内在的使用价值和价值的矛盾外化为商品和货币的矛盾;2、货币的流通手段职能是商品在时空上发生了分离与对立;3、货币的支付手段职能形成了蕴含货币危机的债务链条。”  意外地惊人发现是,中国经济最大问题的根源恰是:产能全面过剩,而非是需求不足,需要不断扩大投资刺激。不仅如此,中国经济的真正问题还在于上述第三点,即马克思关于货币、商品使用价值和价值矛盾、债务链条的描述:“货币的支付手段职能形成了蕴含货币危机的债务链条”。  回首当今世界,我们发现欧洲的主权债务危机、美国的财政悬崖、中国的债务投资等,所有这些都与蕴含货币危机的债务链条有关。目前,在欧洲,需要偿还“高福利债”;在美国,需要解决“高消费和军事债”;在中国,需要清偿“高投资债、环保(欠)债”。  从公开数据看,中国的国债是三大经济体中最小也是最安全的。但笔者必须指出的是,中国广义货币(M2)存量与GDP之比是最高的。以2011年底的数据,M2/GDP,中国是180%、美国是60%、欧洲是80%。按照1:1的合理界限,中国超过了80%。信用货币的本质就是一种国家债务对持币人的债务。依此推算,中国的货币债务超过了80%,也即64万亿元人民币。从这点看,中国的货币危机危险要远大于欧洲和美国。至少中国的主权债务远不是人们所知道的那么安全。  所有的一切(货币)债务都要被最终清算。或许,只能再以货币+债务双重危机的方式来解决。  笔者认为,用马克思资本论对抗凯恩斯主义挖坑经济学,理论上,或许有效;然而实践上,无效。  其实,我们现在实施的是以凯恩斯主义为名的“GDP主义”。这个“GDP主义”,笔者也把它称作“超现实主义”。其定义是:透支后代甚至后几代的未来。也就是历史上有名的“我死后哪管洪水滔天”。  既然如此,我们还有什么办法对付凯恩斯主义继续在中国挖坑呢?笔者所知晓的唯一办法:就是管住政府“有形的手”尤其是地方政府。  那么,我们有什么办法可以管住地方政府的“手”呢?这恰恰是我们现在需要重点研究的艰难命题。

莎普爱思滴眼液

莎普爱思滴眼液

莎普爱思滴眼液

莎普爱思滴眼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