储能机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储能机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雍正为什么不惜得罪利益集团也要推进士民一体当差纳粮

发布时间:2021-01-07 17:43:48 阅读: 来源:储能机厂家

雍正为什么不惜得罪利益集团,也要推进士民一体当差纳粮?

今天小编为大家带来了一篇关于雍正的文章,欢迎阅读哦~

雍正登基不久,迅速向天下宣布一个重大决定:士民一体当差、纳粮,犹如一颗巨石激起巨大争议。尤其是这些“士子”们对此强烈不满,甚至通过拒绝参加科考表示抗议。雍正对此不为所动,在使用能力超强的田文镜迅速在河南展开“试点”,田不负重托,在他强力推进下,雍正的新政重大内容一体当差得到施行,其历史意义不同寻常。包括耗羡归公,包含解决绅衿与平民耗羡负担不合理的问题和“贱民脱籍”都属于雍正新政的重大方面,无疑这些都具有很大阻力,最后均被雍正以巨大的改革勇气一一推进。

清朝入关之初,依照官员品级优免该户一定量的丁役,免除士人本身的差役和一切杂办。地方官在收税时,就把官员和士人称为“官户”、“儒户”、“宦户”,各地叫法不一,而且不断变化,所谓“绅监衿吏户名,朝改暮迁”,大概讲来,秀才称为“儒户”,监生称作“宦户”。这些绅衿户都享受法定的免役权。雍正评价这些绅衿们时说“荡检逾闲不顾名节”的士人,“或出入官署,包揽词讼; 或武断乡曲,欺压平民; 或抗违钱粮,藐视国法; 或代民纳课,私润身家。种种卑污下贱之事,难以悉数”。绅衿的不法是: 他们和地方上官吏勾结,包揽词讼,分享政府的司法权。横行闾里,欺压小民,致使平民惧怕他们有时比官吏还厉害。

替政府向本宗族、本乡小民征收钱粮,与胥吏勾结,加以侵吞。本身抗欠应该交纳的丁赋。将宗族、姻亲田产挂在名下,使他们也免除杂役负担,而从中渔利。绅衿的不法行为,同封建政府的职能和权力发生了冲突,他们占夺一部分行政权力,腐蚀官僚队伍,是造成吏治败坏的一个重要因素。国家要保持它的机器正常运转,就必须与不法绅衿作斗争。这些认识,均源自雍正对基层工作的高度了解。他甚至曾这样说自己“事事不如乃父,惟有洞悉下情”,是其最大优势。

雍正认为政府 、绅衿、平民三者的矛盾,肇端在不法绅衿,就把矛头指向他们,希图剥夺和限制他们的非法特权,使他们同平民一体当差,完全实现“不患寡而患不均”的施政理想。

在登基的第二年二月,他就下令革除儒户、宦户名目,不许生监包揽同姓钱粮,不准他们本身拖欠钱粮,如敢抗顽,即行重处。雍正深知地方官易同绅衿勾结,特地告诫他们认真落实这项政策: “倘有瞻顾, 不力革此弊者,或科道官参劾,或被旁人告发,查出必治以重罪”。过了两年,雍正再次严禁绅衿规避丁粮差役,重申绅衿只免本身一丁差徭,“其子孙族户滥冒及私立儒户、宦户,包揽诡寄者,查出治罪”。适应这项方针,雍正政府施行了一些具体政策。

士民一体当差政策在其登基一年的七月便下发指令, 河南巩县知县率先按照旨意张可标发出告示,令“生员与百姓一体当差”,引起生监的不满,恰好他同县学教官杨倬生不和,本人又曾经向属民借过银两,杨以此为由,煽动生员控告张可标,实际上是反对张的士民一体当差政策。这时内阁学士班第到巩县祭宋陵,获知此事,作了报告,雍正令河南巡抚石文焯调查张可标是否有贪婪不法情事,同时将闹事的衿监重绳以法。严禁绅衿包纳钱粮和抗粮的政策。

二年后贡生张鹏生将民人郑廷桂等应纳钱粮包揽入己的案子发生了,刑部议将张枷号三个月,责四十板,雍正对此高度重视,拿他作典型,加重处理,枷责之外,发遣黑龙江,同时命令大臣重议生监包揽钱粮的治罪法。

次年,批准朝臣的建议: 凡贡监生员包揽钱粮而有拖欠的,不论多少,一律革去功名; 包揽拖欠至八十两的,以赃、以枉法论处,并照所纳之数,追罚一半入官; 百姓听人揽纳,照不应重律治罪; 失查的官员,罚俸一年。这一年,保定举人苏庭奏请缓征钱粮,雍正说直隶绅衿包揽严重,苏必定是这里头的人,命令革去他的功名,调查他日常行为。还是这一年,直隶东光知县郑三才奏称该县“地棍绅衿把持包揽,挟制官府,拖累平民,弊端种种”。雍正命严行查处。

对绅矜本身的纳粮,雍正也加强管理,凡系绅衿钱粮,在税收印簿和串票内注明绅衿姓名,按限催比,奏销时将所欠分数逐户开列,另册详报,照绅衿抗粮例治罪,若州县隐匿不报,照徇庇例议处。

对拖欠粮赋的绅衿, 雍正严惩不贷。五年(一七二七年),甘肃阶州绅衿抗粮,护理巡抚印务的钟保,以署知州陈舜裔激变士民的罪名,题请将其革职,雍正不答应,说陈舜裔“催办国课,并非私派苦累民间,若因此将伊革职,则实心办事之人必退缩不前,而无赖生事之人皆以挟制官长为得计矣。”

指示将抗粮不法人犯严加审讯,同时责备钟保“沽名邀誉”,不要他办理这件事情。湖广地区不断发生士民抗粮事件,安陆县武生董建勋连年不交钱粮,当地将他革去功名,予以拘禁。九年(一七三一年), 该县士民约会抗粮,总督迈柱和地方官捉拿首犯,雍正指示: “此等刁恶风习,自当一一执法惩究,尤贵平日不时访察化导于早也”。山东绅衿拖欠钱粮成风,有“不欠钱粮,不成好汉”的俗语。进士举人秀才监生因欠粮应褫革的有一千四百九十七人,本应加罪,大学士张廷玉以当地荒歉,奏准宽限三年完清。官员催征绅衿逋赋不力的,雍正以因徇庇护严加治罪,十二年(一七三四年),为此把甘肃顺庆知府潘祥等人革职。

雍正为防止劣绅干政,不许士民保留地方官。士民保留的去任地方官员,应该是有政绩的,或被冤抑的,百姓怀念他,或为他鸣不平而要求他留任。但雍正看到这中间有官员买嘱保留的,有劣绅为讨好去任官而保留的,是一种刁风恶习,严行禁止。

镇压生监罢考的政策。雍正压抑不法绅衿方针的执行,引起他们的不满,巩县生员反对张可标实行士民一体当差的政策,是他们的最初反映,封邱生员罢考则是一起较大事件。雍正二年五月,封邱生员王逊、武生范瑚等人拦截知县唐绥祖,不许他实行按田出夫的办法,声称“征收钱粮应分别儒户、宦户,如何将我等与民一例完粮,一例当差”,强烈要求维护他们的特权。

不久,河南学政张廷璐按考到开封府,封邱生童实行罢考,武生范瑚把少数应试者的试卷抢去,以示对士民一体当差政策的抗议。事情发生后,田文镜、石文焯迅速报告,雍正认为地方上出了这样的事情,应该“整饬一番,申明国宪”,把为首的拿禁开封,惩办一二人,以做其余,为此特派吏部侍郎沈近思、刑部侍郎阿尔松阿赴豫审理,最后把为首的王逊、范瑚等斩决,王前等绞监候。在审理过程中,科甲出身的学政张廷璐、开归道陈时夏、钦差沈近思沽名钓誉,有意徇瞻。

田文镜不讲情面,所以生童说“宗师甚宽”,“ 陈守道是好人”,田文镜则是无人不怨,无人不恨。尤其是陈时夏承审时不坐堂,与诸生坐谈,称他们为“年兄”,央求他们赴考。雍正对此非常不满,说这是大笑话,“儒生辈惯作如是愚呆举动,将此以博虚誉,足见襟怀狭隘”。他支持田文镜,把张廷璐革职,陈时夏革职留任。在处理封邱罢考事件中,清朝政府内部有不同意见,雍正和田文镜采取坚决打击不法生监的方针。以后坚持了这一政策。十二年(- -七三四年),雍正说各省常有生童与地方官龃龉,因而罢考,以挟制长官。他命令,以后凡有邀约罢考的,就永远停止他们的考试资格,如果全县罢试,也照样办理,决不姑容。在他的强力助推下,清朝社会阶层悬殊逐渐拉平,由此奠定了雍正新政的广泛实施。

聚培训网

聚培训网

聚培训网